Friendship>Love
燃番控!!精分
小排球,小单车,JOJO,小英雄最高!
游戏最爱RustyLake!
ARASHI团爱。あいにの
桃李,胜吾!【我爱侍战队!
声控,爱声优
koyap,yusa,ひらりん
DC&Marvel love!
我爱杯面!所有的杯面都是美好的♡
喜欢烊被宠的任何文章。
Michael Rosenbaum真甜!
铁罐是团宠吧w
Osterland,呆V,海默
各种互攻党.饭的糖很多endless loop
偶尔会独钓寒江雪。

【Osterland】了不起的曲奇饼干(一)

啊,冷cp终于也有大大产糖啦!

薯条岛:

非要说的话,这一切都开始于一块曲奇饼干。
普通的饼干,为了吸引小孩子近年才改成超级英雄的包装,摆在超市货架上伸手就够得到的地方,畅销十几年经久不衰。不普通的是它的口味和质感,入口香甜,软糯的像从甜蜜热带漂洋过海而来的毛茸茸的云,任谁尝过都会像刚苏醒的熊得到了春天的第一口蜂蜜,露出傻乎乎的满足的笑容。
就是这样一块曲奇饼干。
那是一个冬天,暴雪之后镇上的超市难以得到补给。小孩子在寒冷的季节对甜食的着迷让人难以想象,所以超市里最先卖光的就是糖果和饼干。
那是汤姆走进的第十一家超市,离家最远的超市,脚踏车要叮叮当当骑二十几分钟,途经两个坡翻过一座小丘,在小镇的最东南边少有人至,也是最后一个寄托着汤姆希望的超市。
货架上竟然还摆着最后一盒曲奇饼干!
汤姆的心咚咚直跳,一路蹒跚小跑,脸红扑扑的张开双臂,像是要去拥抱造访地球的星星。他太过关注那盒珍贵的饼干以至于忽视了周围的一切,他没听到不远的地方同样急切的脚步声,也没看到对面几步之遥和他一样两眼放光的男孩子。所以最后是两只白乎乎汗涔涔的小手同时抓住了那盒饼干。
汤姆当然感到疑惑,他抬头看到了另外那只手的主人。首先注意到的是他的眼睛,汤姆对描述颜色还不那么在行,那双眼睛让他想起爸爸喝完酒杯底剩下的那种牙签串起来的果子,甜的尾巴上泛着涩,口感很具侵略性,继而又想起妈妈夏天喜欢做的一种点心,最后想起的是阳光穿透树叶。然后是他的头发,像牛奶和咖啡还没搅匀,丝丝缕缕交缠在一起,像黑巧克力又像温暖的糖浆,总之要和甜味联系在一起。
汤姆舔了舔嘴唇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天知道为什么过了两秒钟他就松开了手,他明明那么渴望那盒曲奇饼干!可能是因为妈妈以往关于礼貌的教导突然浮现,可能是因为骑了那么久的车有些累了,可能是因为对面的男孩子不知为何整张脸上弥漫着难以接近的笑意,但最有可能是因为对方比他高那么一点。
汤姆缩回了手慢悠悠地转身,低着头拖着步子沿着空了的货架挪动着。他越想越委屈,镇上最后一盒饼干都被人买走了,积雪恐怕再过好几天才能融化,再想到外面那么冷又要骑好久的车才能到家,汤姆觉得自己可能下一秒就要嚎啕大哭了。他提前抬手揉了揉湿乎乎的眼睛。
终于蹭到了超市出口,他给自己戴好帽子又紧了紧围巾才有勇气走出去。他的脚踏车就扔在不远处一片没有积雪的地方,红黄绿相间很是显眼。更显眼的是车边上站的那个人,戴着深紫色帽子的男孩子,背对汤姆,显然是在端详躺在地上的那辆小车。
汤姆再次紧张起来,正要加快步伐那人突然回头看到了他,晃了晃手里拎的盒子郑重地放进车筐里,朝着他摆了摆手拐上了最右边的一条小路。
汤姆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直到那个男孩子消失在一个拐角后,才回过神小心翼翼踉踉跄跄地跑向自己的车。看到车筐里的盒子时他的心脏又乱了节奏,熄灭的萤火虫又亮了起来,远去的星星再次造访。
那场寒潮并没有持续太久,汤姆在壁炉前和童话书里度过了剩下的冬天。春天来的时候,汤姆知道了那个男孩子叫哈里森,不过那是另外一个和曲奇饼干无关的故事了。

十八岁后又过了几个星期,汤姆和哈里森一起租了一个住处,搬出了父母的房子。说起来倒也奇怪,他们在法律上已经算是成年人了,却仍然对超级英雄包装的曲奇饼干莫名痴迷,尤其是蜘蛛侠和蝙蝠侠包装的,家中常备。但其实这也没那么奇怪,毕竟饼干并没有食用指南,就算有也不会写上一条“儿童专属”。如果再算上这种饼干对他们的意义的话,成年人对它的热爱也就非常合理甚至还有点浪漫了。
通常他们一起逛超市时,哈里森会记得绕远些扔几盒饼干到购物车里,汤姆懒洋洋地跟在后面,有时心不在焉忙着看YouTube上是不是又有什么好笑的视频,偶尔会回应哈里森几声。哈里森故意停下来,汤姆就总会傻笑着撞上哈里森的背。更多的时候是汤姆躺在购物车里指挥哈里森左拐右拐,加速减速,草莓味覆盆子味牛奶巧克力味,美国队长钢铁侠蜘蛛侠蝙蝠侠。
连续工作数日之后他们谁都不愿意出门,一觉睡到房间里暖洋洋的时候,就算起床了也只是换个地方躺着,东倒西歪摊在沙发上地毯上,汤姆最喜欢穿着拖鞋把脚伸到哈里森脸前,或者整个人缩在沙发边头靠着哈里森的腿玩游戏。连送外卖的按门铃都要互相推搡半天,原则上是谁离得近谁开,不过多半情况都是哈里森做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日子过不了几天他们就会开始感到无聊,迫切的想出去走走。白天去海滩晒太阳,跳进海里游泳,偶尔有兴致还会在沙滩上堆沙雕插小旗把自己或对方埋起来。还有些时候找一处游人少的咖啡厅,坐在太阳伞下喝着咖啡什么也不干,分享耳机里的音乐手舞足蹈,挠挠跳到膝盖上的猫咪下巴,揉揉脚边撒欢的狗,相互说一些前言不搭后语首先跳进脑袋的想法。晚上去酒吧去跳舞去看夜场电影去逛商场,午夜打着哈欠回家倒头就睡。不那么着急睡觉的时候他们还会在住处打台球,或者就像别的的年轻人一样打打闹闹瞎折腾直到谁都不想再动。
他们的浪漫饼干在这种情况下就会匮乏。能想起买饼干的时候要么时间不对要么天气不好,其他时候都记不得要买饼干。所以,危机出现了。

今天是个不出门的日子,汤姆醒来又躺了十几分钟最终决定起床给自己找点食物。从厨房晃了一圈端了一杯牛奶出来发现最后一盒曲奇饼干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安安静静的,蝙蝠侠包装的。他端着杯子盯着饼干思考的时候,哈里森揉着眼睛从卧室里走出来。
“早上好呀,看起来这是我们剩下的最后一盒饼干了,”汤姆舔着沾在嘴唇边上的一圈白色奶渍对还没完全清醒的哈里森轻描淡写,“ 并且它是我的了。”他边说还边往桌子靠拢,似乎是要宣誓主权。
“什么?……不,它不是你的,那上面印的是蝙蝠侠也就意味着它是我的。”哈里森也走到了桌子边上。
“不不,哈里森你没抓住重点,你看我们都承认蜘蛛侠会打败蝙蝠侠,我是蜘蛛侠就意味着我是赢者,赢者得到饼干,对吧?”汤姆朝前倾着身体,仿佛这样他的话更有说服力一些。
“你又开始强词夺理了汤姆,这么说来这些饼干都是我买的,它们全都是我的。”哈里森露出了典型的“伙计你可真幼稚”的笑容,斜眼看着汤姆摇着头,实在无奈。
“别这样嘛哈里森,你看不然这样,我愿意用我的蜘蛛侠头套换这盒饼干,很合理吧?”
“我才不想要你的蜘蛛侠头套,非要这样的话,我还愿意用三天不吻你来换这盒饼干呢。”
“哇哦,”汤姆交叉手臂抱在胸前挑起右边的眉毛看着哈里森,“哇哦,哈里森,认真的吗?因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有大麻烦了伙计。”
“是吗?那我还真有很大的兴趣看看,我到底给自己惹上了什么麻烦。”哈里森模仿汤姆的动作和语气,随即双手撑上了桌子,“这样才叫公平对吧?”
“非常公平,不过为了更公平也为了不让你输得太快哭鼻子,我们改变一下规则,最先忍不住亲吻另一方的就算输,这样如何?”
“很好,非常好,接受挑战,那什么时候开始?”哈里森搓着双手,跃跃欲试。
汤姆把空了的牛奶杯随手一扔,落在地毯上一声闷响,哈里森隔着桌子弯腰看了一眼,皱了一下眉。他还没来得及直起身,汤姆就手脚并用跳上了桌子,迅速朝他爬过来。哈里森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汤姆已经跪坐在桌沿上揽过他的脖子,双手捧着他的脸,响亮的在他的嘴唇上落下了一个还带着奶香气的吻。
“从现在开始,伙计。你满意这个牛奶味早安吻吗?”汤姆一脸坏笑,仍然捧着哈里森的脸。
“......等等,脸也不能亲吗?”

曲奇饼干开启了男孩子之间的友谊,现在又挑起了年轻男人之间的战争。了不起的曲奇饼干。
“亲吻,人类间表达爱意的亲密行为,不像水和空气和食物,不是人类存活下去必不可少的东西,不亲吻对人类来说易如反掌。可一旦涉及到汤姆和哈里森就是另外一码事了,因为他们之间有太——多亲吻了。”词典上如是写道。
好吧,这倒是真的。他们就是没办法放弃任何一个亲吻的机会。早安吻晚安吻实属稀松平常,他们甚至还有晴天吻和雨天吻。在纹身店疼的呲牙咧嘴的间隙,从遥远的游泳池一边投篮进球之后,转弯走进无人角落的瞬间,众人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的片刻。但是显而易见,只用时间描述他们之间的吻是远远不够的。
事实上,每件事情都能成为他们亲吻的理由。嘿哈里森,这是今天的第一个冰淇淋,我们应该接个吻来庆祝一下!噢,我们刚刚接了今天第一个吻,让我们再来一个庆祝一下!嘿哈里森,你现在方便亲我一下吗?亲吻需要理由吗?那好吧,我刚刚把那团纸完美地投进了垃圾桶,这理由足够了吧?亲吻,亲吻和亲吻充斥了他们的生活填满了他们的空闲和不空闲。
所以没有亲吻的日子对于他们来说不那么容易,比没有曲奇饼干还让人浑身不自在,心痒难耐,度日如年。但是有尊严且好胜心强的年轻男人不会挑明这点。
第一天看起来轻松随意,只是他们都避免看向对方的嘴唇,但明显增加了肢体接触和拥抱频率。即使这样他们仍然剑拔弩张,甚至差点在餐桌上打起来,原因是汤姆偷袭哈里森试图逼迫他亲吻自己。不过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他们只是“看起来”要打架而已。真实的情况是哈里森捏了汤姆的腰汤姆的脖子,汤姆掐了哈里森的大腿踢了哈里森的屁股。他们分开后坐在桌子的两端,桌子中间仍然放着那盒饼干,蝙蝠侠包装的,瑟瑟发抖。
第二天事情就变得有点奇怪了,对哈里森来说绝对是难熬的一天。他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醒来后会看到汤姆,一个二十岁的阳光青年,又酷又帅又可爱会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好邻居,用那样下流的方式舔食一根棒棒糖。但其实也没那么下流,只是比起汤姆往常吃棒棒糖的方式非常......难以接受而已。
比起“吃”可能用“玩弄”来描述汤姆对那根棒棒糖做的事情更为合适:他先是伸出粉红色的舌尖尝试性的在深褐色的糖果上触碰了几次(哈里森知道那是可乐味的),接着用舌头旋转着包裹着舔了一圈,糖果舌头相互追逐,然后将那颗微微泛着水光的糖果放在嘴唇上碾磨,好像那是珍贵的宝石爱人的心脏,最后他半张开嘴放入了一半的糖果用力吮吸,腮帮子凹陷下去,甚至该死的发出了让人脸红的声音。
哈里森没办法继续看下去了,他伸手摸上汤姆的头,撩起一缕褐色的头发缠在手指上绕了几圈,然后再往下手指擦过他的脸,最后从他嘴里拔出了那根万恶的棒棒糖。
“啵”的一声。
“嘿,哈里森你终于醒啦!”汤姆趴在床上托着下巴,笑容像冰淇淋顶端最柔软的奶油流淌下来,声音里带着无法克制的笑意。哈里森跟着他笑起来,虽然他明明很想翻白眼。汤姆可真是太会强装镇定了,他抽走哈里森手里的棒棒糖翻身下床出门,边走边催他做早餐。
早餐时间,汤姆和平时一样,嘴唇周围一圈牛奶,他伸出舌头舔干净,再然后是沙拉酱番茄酱,他又伸出舌头舔干净。如此简单的动作让哈里森完全移不开眼睛,薄薄的红红的两片嘴唇和时隐时现的舌尖怎么看都像是在挑衅,怎么看都像是在叫嚣着鼓励着哈里森刻不容缓地吻上去。
哈里森叹了一口气,放下刀叉回卧室,片刻之后戴着墨镜出来了。虽然没什么用,但是最起码,最起码挡住自己的视线能让汤姆别那么得意吧。但情况刚好相反,汤姆颤抖着忍了不到两分钟,最终还是一脸得意仰天大笑,笑得从凳子上滚到地板上。
吃完饭汤姆邀请哈里森和他一起看正在上映的爱情片,这种事情出现的频率大概和北极熊敲你家门向你推销保险的概率一样,这样的事情发生时如果错过可能后半生会一直懊悔。所以虽然哈里森瞪了汤姆几分钟,在知道他想做什么的情况下还是跟他一起出门了。
好吧好吧,哈里森知道电影里一定会有很多亲吻和拥抱,也知道汤姆的目的就在于此。但他确实没有预料到汤姆会在每一个亲吻镜头出现的时候转头看着他,眼睛在黑暗中反射着幕布上的光忽明忽暗。有时甚至还要凑近哈里森,看似无意识的咬着下唇,伸出舌头润湿嘴唇像是在为亲吻做好准备。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哈里森头一次意识到电影院里接吻的情侣是多么招人厌烦,在为自己以前的行为愧疚了有一秒钟之后发现更讨厌的其实是他现在不能亲吻汤姆,他猜想下地狱可能就是这么痛苦吧。哈里森同时也意识到男朋友是个演员的巨大缺点了——他可以极尽所能展示性感挑逗你,在这种情况下和他玩自制力游戏可太不明智了。
“最明智的选择不是无视,而是反击。”伟大的哈里森如此教诲后人。所以在另一个亲吻镜头出现,汤姆再次看向哈里森并凑近的时候,哈里森偏过头缓缓靠近汤姆的嘴唇。汤姆顿了一下显然是感到惊奇,但立刻欣然接受变化。他们以0.5厘米/秒的速度接近对方,控制精准,在黑暗的闪烁的背景中,像宇航员控制航空器对接。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就要到来,全宇宙为这两位年轻人屏住了呼吸。
但遗憾的是最后时刻哈里森改变了航线,鼻尖擦过汤姆发烫的脸颊,呼出的湿热气息在汤姆的皮肤上散开,嘴唇最终停在汤姆的耳边。他花了安静的两秒钟调整呼吸,在此期间汤姆的宇宙中存在了许久的一颗超新星爆炸并产生一个黑洞,所有的欲望蜂拥而入。
“我是不会吻你的——直到你认输。”
汤姆生气了,很生气,相当生气,特别生气,可以说是盛怒了。哈里森怎么能用气声说话?他怎么敢?他怎么能用那样平静的语气?要知道以前哈里森用气声说话的场合都是非常微妙的。从最初六七岁时躲在枕头城堡里,急切又小心翼翼地询问汤姆愿不愿意去他家过夜,虽然只有一张小床;到后来十三四岁时执意挤在一张床上,在一个雨夜悄悄对着汤姆的后背嘀咕我好像很喜欢你;再到后来的后来两个人藏在片场洗手间的隔间里,下巴抵着汤姆的肩膀亲昵的要求汤姆给他一个吻。但是看看现在?很好哈里森,十几年来你成长了。




—TBC



*宇宙最冷坑,AO3上仅一篇俄语同人的西皮,万万没想到我萌上了😃
*RPS,写起来超诚惶诚恐的,超没有根据的
*大声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一!起!来!玩!啊!

评论
热度(58)
  1. コーハチ薯条岛 转载了此文字
    啊,冷cp终于也有大大产糖啦!

© コーハ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