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hip>Love
燃番控!!精分
小排球,小单车,JOJO,小英雄最高!
游戏最爱RustyLake!
ARASHI团爱。あいにの
桃李,胜吾!【我爱侍战队!
声控,爱声优
koyap,yusa,ひらりん
DC&Marvel love!
我爱杯面!所有的杯面都是美好的♡
喜欢烊被宠的任何文章。
Michael Rosenbaum真甜!
铁罐是团宠吧w
Osterland,呆V,海默
各种互攻党.饭的糖很多endless loop
偶尔会独钓寒江雪。

【梵高兄弟】向日葵

之前看完《至爱梵高:星空之谜》之后,决定写的梵高兄弟现世文,希望在想象之中让两人生活得幸福。

想要表现努力生活奋斗的过程中,温馨又不失生气的感觉。文笔不好,心意是有的,嗯。

现世设定接受不能者请慎入。

向日葵

“哥!你又跑到这儿来了!”身着茶色西装的男人站在略显荒凉的田野小径旁,黑色的皮鞋边上沾溅了几点儿褐色的泥巴。他一手拎着鼓得硬邦邦的公文包,一手轻拿着刚从头上抓下来的灰色帽子,脸上不自觉地微笑着,透露着几分无奈和难以掩盖的欢欣,目光落在满溢着交相辉映的黄绿色花草丛中。

在浓郁的自然绿意环绕之中,是一个微微佝偻着的身影。姜红色的头发不知是被风还是自己的主人挠的,凌乱又倔强地卷翘在蓝天之下,仿佛湛蓝的海面上燃起了一小团热情的火苗。男人闻声,从木头板凳上站起身来,手中仍攥着蘸有颜料的画笔,奶蓝色的双瞳闪出了一种纯粹的喜悦:“提奥!你来了!”他的脸上展现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连眉毛都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八字,“工作表上写着今天是‘梵高休息’,所以我就来画画了。”他一边应答着,一边大步迈开那些在田野里疯长的花草向提奥走去。

“那你还真是严格按照计划执行的‘谨慎派’啊。”提奥也朝着梵高的方向走去,丝毫不管皮鞋上的泥渍愈发猖狂。两人深深地拥抱了一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梵高拿过提奥的公文包和帽子,提奥收拾起梵高的画具和板凳,然后一起走上乡间小径。兄弟两人的身影在氤氲着暖金色阳光的小道上逐渐变小,直至最后只剩下清朗的欢笑声回荡在田野中。

刚到家不久,已是橙红染天的傍晚。两人放置好东西,不约而同地坐在了家中唯一的一个沙发上,没说什么重要的,只是闲聊,更多的是沉默着休息。只是静静地坐在彼此身边,不需要言语,这对兄弟也明白对方在想什么,或许这是多年一起成长而培养出的默契。当两人决定白手起家去创业时,就已经做好了各种吃苦的心理准备。现在的生活,辛苦却快乐。两人轮流主管工作,梵高在有空并且画具未用尽的时候会出去画画,提奥在休息时总是在书房里努力学习、思考工作上的事,仿佛他的兴趣就是管理与经营。梵高画的画大多会摆在街上出售,虽然没几个人买,但偶尔还是会给他带来一点收入。通常梵高都是攒了一年之后拿去给提奥买圣诞礼物,而今年,由于梵高之前生了一场病,没什么时间画画,攒的钱也全部用光了,所以最近的他很为弟弟的礼物而发愁。

然而提奥早就发觉了哥哥的秘密,偷偷出去卖画,除了这个,他还哪里有钱每年给自己买礼物?但是他不善言辞的他不能揭穿,只有更加倾心于工作,努力让日子好过起来。事实也确实是比创业初期好很多了,至少不用为每天的食材费用发愁了。天天能看到唯一的亲人的笑脸,一起努力向前,这样的辛劳人生也不是那么坏。提奥心想。

“好了,今天是轮到我做饭了。到时间准备了啊。”梵高站起身走进了厨房,不一会就传来厨器摩擦的叮咚声和家常饭菜特有的温馨香气。而提奥看完了报纸,洗了洗手也进了厨房。“做好了没?要不要我来帮忙?”提奥少见的表现得像个年下的弟弟的样子,连笑容都多了几分稚气。“你是闻到了做好的香味过来的吧。”梵高说着自己笑了出来。有多久没像小时候一样和提奥吵闹了,还挺令人怀念的。于是提奥帮忙把菜端到了桌上,梵高为两人盛好了玉米汤。今天的菜色还比平时多了两个熏鸡腿,刚好一人一个。

正当两人快要吃完晚餐的时候,窗外的电闪雷鸣和拍打在玻璃上的风雨声突然响起,梵高的手不禁颤抖了一下。“哥,你没事吧?今天的饭菜真是太好吃了。我在想要不开个餐馆儿,你当主厨,绝对是个好主意。”提奥紧盯着哥哥的脸庞,尤其是那曾经闪过一丝恐惧的双眸。他想要转移梵高的注意力,要知道在几周前的一个晚上,他半夜醒来,却听到旁边床上的哥哥在不停抽泣,嘴里模糊的不知说着什么。他从来没见过哥哥哭的那么伤心。他叫醒了梵高,将他紧紧拥在怀里。他告诉提奥,自己梦到了镇上的所有人要求他离开,他被送到精神病院,他让唯一的弟弟难以为生,他被别人嘲弄,他带着人们的不屑开枪杀死了自己。他感觉太过真实以至于不由自主的悲伤到流泪。提奥看着哥哥那样心里非常难过,他紧紧拥抱着自己的兄弟,不断地轻声地用言语安抚着他的情绪,直到梵高重新安稳的睡去,提奥才回到自己的床上,却难以平复自己的内心。

“没事的。餐厅的事还是算了吧。我做的菜只有你才觉得好吃。”梵高笑了笑,“不过,今天你可以帮忙洗下碗吗?我有点困,可能在田里走太多路了。”“好的,我来洗,你先去房间休息吧。”“谢了,我的弟弟。”提奥目送着梵高走上楼然后开始收拾起餐具。

晚上十点半,本来平常应该是兄弟两人一起看了两个小时的电视之后准备休息的时间,今天是提奥一个人看的,梵高在晚餐后一直独自在房间里。正当提奥准备关了电视去房间时,梵高出来了,拿着一幅包好的画。

“嘿,提奥。今天是平安夜。我知道应该明天才是送礼物的时候,但是我的礼物太大了,塞不进袜子里。”梵高坐在了提奥的身边,笑着递过了画,“但是你今晚不能拆,明天早上醒了再拆开。”

“谢谢你,我的兄弟文森特!有你的陪伴我真的感到很开心。”提奥接过画,他的脸上显出一种真诚而纯粹的笑容,在橘黄色灯光的映衬下更显得年轻。喜悦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它能够使人回到最为年少纯真的一刻。“我的礼物已经装在大号袜子里了,你绝对会喜欢的!”

“啊,要不把我的礼物和你的袜子一起放在圣诞树旁边吧,明早一起拆。”梵高说着一笑,拿过了提奥手中的画。“嘿,才刚给我一分钟不到呐,我又不会急着偷看。”提奥说着拿出了自己准备的礼物,两人一起走到了圣诞树旁,将礼物放在了树下。梵高在放好了画之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红袜子,将它套在了画的一角上。

提奥没忍住笑出了声来:“哥,真不愧是艺术家,不仅昨晚一起装扮圣诞树时各种奇异的搭配,给画套上小袜子也是很有创意啊。”“这样很好,嗯,没错,看上去更加具有圣诞色彩了。”梵高看着自己的杰作,点了点头。

“圣诞节快乐,文森特。”“圣诞节快乐,提奥。”

之后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两人进入了梦乡。而温馨的氛围一直淡淡的萦绕在家中,不曾消散。

第二天,两人起床后一起去圣诞树下拆了礼物,提奥送给梵高的,是一套颜料,那是梵高迄今为止见过的色彩最全最准的颜料,而提奥收到的,是一幅画,画的是墨蓝、藏青、浓黑、绛紫等各种他说不上名字的色彩涂成的夜空,夜空下方,是大片金色明黄微橙的向日葵,强烈的对比让他感到震撼。即便是在最为繁复黑暗的夜里,也会有温暖人心的明亮在努力闪烁吧。提奥心想,默默地看向了梵高。

从他的眼中,提奥看到了一直以来坚持奋斗的动力,那像太阳一样坚定、温暖,对生命的无比热爱与热忱,不断燃烧着的希望……

也许自己是向日葵,也许向日葵和太阳其实是同一样东西……提奥想着,不自觉地愣了神。回过神来时,已是被梵高轻拍肩膀,唤起出去享受雨后空气的时候了。天空中橙黄色的太阳,仿佛更加温柔地将金色铺洒于世界,洒满了他们眼中的世界。​​​

评论(4)
热度(10)
  1. 小布头コーハチ 转载了此文字

© コーハチ | Powered by LOFTER